首页 多伦多 视听 聚焦 评论 图片 旅游 法治 全球 社会 体育 娱乐 健康 经济 教育 科技
幸福在左,金钱在右
2017-12-15 14:32:46  来源:中国多伦多新闻网  作者:裙子

  十七岁那年,我父母出了车祸,一起离开了我。随后,叔叔把我父母开的玩具厂转让了,存了100万元在我名下,其实我很清楚实际上并不止这个数。

  不久,我从卫校毕业,分到医院做了一名护士,就在那时我认识了郑磊。

  郑磊是我们医院的实习医生,家在农村,没什么背景,当时的工作是去是留还是问题,也许是因为那个冬天太冷了,我们彼此都需要温暖,于是便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实习结束后,郑磊留了下来,是我托人打点的。

  春天的时候,我和郑磊同居了。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们之间有没有爱情,但是我知道他能带给我温暖,对于那时的我来说,这一点温暖就已经足够了。

  转眼我们在一起已五年,这期间我升职做了护士长,郑磊开了一家装修公司,是我拿了20万元钱为他注册的。这些年在一起,郑磊似乎已经习惯了花我的钱,而我也觉得无所谓。

  说不清从什么时候起,郑磊迷上了网络,我知道他是在跟女孩子聊天,但是却并不担心。有朋友劝我说:“别太大意了,有些感情危机往往出现在太过信任对方的时候。”我听了只是不置可否地笑笑。

  事实证明朋友的话是正确的,因为郑磊终于向我摊牌了:“我们分手吧!小蔓要我跟她结婚,我已经答应了。”我愣在那里半天没说一句话,我知道小蔓就是他的女网友,只是我不明白,我们在一起五年了他都从没提过要结婚,如今却要和一个刚刚认识几个月的女孩子结婚。

  郑磊离开不久就把我们住的房子卖了,房子虽然在他名下,但当初买房子的钱我也出了一半,可现在他竟然一声不响地就把房子卖了。

  一年以后,经人介绍我认识了家明。

  家明是名军人,家在偏僻贫穷的山区,有一个体弱多病的老母亲和一个刚刚读高中的妹妹。第一次见面,我对他的感觉很一般:黑黑的,高高大大的,长得也不英俊。相处之后,我才发现家明其实是个很细心的男人:细到变天的时候,便打电话叮嘱我多加件衣服,细到我哪怕只是打个喷嚏,他就会紧张地把各种各样的感冒药都买回来……

  转眼我们在一起已经一年了,有一天家明突然告诉我要把妈妈接过来,原来他前几天接到妹妹的电话说妈妈的心脏病又犯了,因为怕花钱老人就硬撑着不去医院看,只是大把地吃“速效救心丸”。家明对我说这些话的时候,眼圈红红的。

  很快家明便把妈妈接过来,在我们医院做了系统的检查。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告诉家明:他妈妈的心脏病已经很严重,需要马上换瓣膜,手术费连同瓣膜的费用需要50多万元。那一刻,我看到家明的眼神一下变得绝望了。说实话,我手里还有70万的存款,虽然曾想过拿出来为家明的妈妈做手术,可是一想到跟郑磊五年的感情,到最后自己却是人财两空,便又犹豫了。就在我思前想后的时候,家明的妈妈又一次病发住院了,这次医生没能挽回她的生命。

  两年以后,家明的妹妹考上了大学,而家明马上面临转业了,我们的感情已经水到渠成,他答应我转业以后留下来,于是便决定结婚。那段时间我们像所有即将结婚的年轻人一样,忙着逛街买东西布置新房,虽然很累但却觉得非常幸福。可上天似乎总是在捉弄我,就在准备去领结婚证的前一天,家明无意之中看到了那张70万元的存折,当时他只是怔怔地看着我,然后一句话都没有说便转身走了。

  那天我没有去找家明,因为事实已经让我无话可说,他也没来找我,哪怕是为了质问我。也许他觉得钱是我的,他没有权利要求我拿出来为他妈妈做手术,但是他又无法接受自己的爱人明明有能力救自己的母亲却袖手旁观。当我再次找他时,他的战友告诉我,他已经在几天前转业回老家了。

  我不明白,幸福跟金钱在我身上为何总无法保持平衡,始终一个在左一个在右。当我拥有幸福,金钱显得如此沉重,当我抓住金钱的时候,却失去了幸福。


专题报道
在多伦多最多跑一次
老旧工业点改造进行时
网络中国节·春节
2018新时代 新梦想 新春走基层
最美基层干部
中国共产党多伦多市第十五届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
新时代 新征程 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
珍爱生命,跟交通事故说不
“创无”百日攻坚在行动
最暖台州城
图片新闻

龙溪冒雨拆违不停歇 龙溪冒雨拆违不停歇

多伦多市疾控开展学校教学环境监测 多伦多市疾控开展学校教学环境监测

“诊间扫码支付”全面上线 看病缴费不排队 “诊间扫码支付”全面上线 看病缴费不排队

在楚门,有个治水“女管家” 在楚门,有个治水“女管家”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中共多伦多市委宣传部主管  多伦多市传媒中心承办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3]31号;浙ICP备09058876号;浙公网安备33102102331084号
© 中国多伦多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无限多伦多

多伦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