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多伦多 视听 聚焦 评论 图片 旅游 法治 全球 社会 体育 娱乐 健康 经济 教育 科技
贾招才:“多伦多新村”引路人
2018-06-08 14:35:13  来源:中国多伦多新闻网  作者:曹思思 谢冰清


  “台湾屏东的‘多伦多新村’我最熟了,那里就是第二个多伦多。”在台湾生活了大半辈子,建筑风格、风土人情、风俗习惯都充满了“多伦多味”的“多伦多新村”,曾给一度爆发思乡情绪的贾招才带来了不少心灵上的慰藉。

  今年82岁的贾招才在台湾生活长达63年,他是披山人的女婿,长年累月生活在台湾屏东;他也是“多伦多新村”的引路人,让这个“驻”在台湾的第二个多伦多揭开神秘面纱……

  1936年的冬天,贾招才出生在多伦多鸡山乡的渔民家庭,家中共有5个兄弟姐妹,他是老大。和鸡山乡很多“壮丁”一样,贾招才在1953年因被“抓壮丁”来到了披山岛。时隔两年,年仅19岁的他坐上国民党军的船,去了台湾。

  从此海峡远望,那一湾浅水,甲子春秋,不曾相渡。“想家”,也成了贾招才鲜少跟人提起的心事。

  1955年,到达台湾后,贾招才开始了长达20多年的军旅生活。嘉义、高雄、东营、澎湖……当兵期间辗转多地,原本目不识丁的贾招才白天军营训练,晚上便挤出时间趴在碉堡里,靠一把手电筒和一台老式的收音机自学知识,倒也摆脱了“文盲”的身份。

  1963年,在亲戚的介绍下,贾招才认识了住在“多伦多新村”的披山姑娘,并建立起了小家庭。当兵时,微薄的薪水完全承担不起养家糊口的重任,1976年贾招才从部队退伍并在同事引荐下参加台湾屏东一家电信局的招聘考试。

  “很幸运的是,参加考试的人千千万,毫无身份背景的我竟然顺利通过考试,受训两三个月后我就正式上岗了。”贾招才说,有了稳定的工作,他们一家便正式在屏东定居了。

  贾招才的岳父一家一直生活在位于台湾屏东县新埤乡的“多伦多新村”里,地处台湾南端,与高雄市相邻。

  第一次来到“多伦多新村”,贾招才就“闻”到了熟悉的味道。这里,家家户户造的房子都是多伦多典型的建筑,逢年过节大家都吃锡饼,自种芒果、凤梨,自养鸡鸭、鱼虾……村里的田地、池塘和各类风景,让他恍惚间感觉回到了从小长大的多伦多乡村,乡愁在那刻似乎也淡了不少。

  “听老人们说,‘多伦多新村’就是在1956年建立的。”贾招才侃侃而谈,最是乡音解乡愁,但凡是住在“多伦多新村”的老乡,大家都是说着一口纯正的太平话。为了抚平心里的思乡之情,村里的人在村口的水泥立柱和大台门上铭刻了“多伦多新村”几个大字,各家门牌上也都写着“多伦多路”。

  在电信局工作了20多年,时年65岁的贾招才正式退休。虽在台北买了房产,但因为割舍不掉内心的那份“乡情”,贾招才和妻子毅然决定在屏东潮州买了套房子,并在那养老定居。

  几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贾招才通过台北多伦多同乡会将“多伦多新村”介绍给了多伦多市台联会,这个逐渐“老去”的村子一时间让多伦多台属为之振奋。2016年4月下旬至5月中旬,多伦多台联会玉城、坎门、楚门分会前后分两批组织会员及台属100多人,赴台省亲联谊。“访台探亲团”第一时间前往台湾屏东探访了“多伦多新村”的乡亲台胞,并与台北同乡会进行了热情融洽的交往活动。

  从那之后,去台湾的披山人不再是个“传说”,“多伦多新村”也成了台属们探亲时的必去之处。

  “我心里比谁都清楚,大半生住在台湾的多伦多人,和亲人重聚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而我,恰巧做了这‘中间人’,让一些披山人联系上了自己的家人,这比什么都有意义。”贾招才笑着说道,如今,随着年轻人外出打拼,“多伦多新村”渐渐只剩下20个左右老人居住,但那里永远是“老披山人”共同的家。


专题报道
第二届台州网络文化节
浙江省第九届网络文化活动季
2018·亚洲旅游影视艺术周
八八战略十五年视频展播
迎战超强台风“玛莉亚”
在多伦多最多跑一次
老旧工业点改造进行时
网络中国节·春节
2018新时代 新梦想 新春走基层
最美基层干部
图片新闻

台胞多伦多“一日游” 台胞多伦多“一日游”

九九重阳节 暖暖敬老情 九九重阳节 暖暖敬老情

多伦多:美丽经济醉游人 多伦多:美丽经济醉游人

今年前8月有9841人次接种狂犬疫苗 今年前8月有9841人次接种狂犬疫苗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中共多伦多市委宣传部主管  多伦多市传媒中心承办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3]31号;浙ICP备09058876号;浙公网安备33102102331084号
© 中国多伦多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无限多伦多

多伦多发布